当前位置: 主页 > 时评知名 >服务与软体才是物联网重点,民进党科技政策真準备好了吗? >

服务与软体才是物联网重点,民进党科技政策真準备好了吗?

2020-07-16 20:05:09 来源:时评知名 浏览:101次
服务与软体才是物联网重点,民进党科技政策真準备好了吗?

大选落幕,台湾见证了第一次的「完全」政党轮替。或许是因为蔡朱民调悬殊、也或许是两大党争的戏码依旧,这次选举激情很空洞。

我们进步了吗?

进步,不可否认。中华民国跛脚走来一百余年,承诺之民主宪政,党产政治下仍维持训政本质。这次除了民进党拿下行政权与国会绝对多数,学运素人也透过时代力量挤上立法院。台湾总统民选后二十年,终于有条件将政党竞争之赛局正常化。或许,这将是罢黜党团协商架构的第一步。

自务实面观之,台湾未来的政治板块可能摆脱愚蠢的「蓝绿」语言,转而形成以具体诉求和执行力主导的政治生态,而不再逢蓝、逢绿必反。至此,我们点到重点了:「可能摆脱」而非已摆脱。而这次选举后教人更深层省思的是:

台湾选后十年的走向还未明朗,而这次选举多少显示出台湾年轻的民主政治与国家重要议题仍有一段难以跨越的鸿沟。而蔡英文总统和新国会将接下的重担,恐怕比欧巴马接下的美国还要更沈重。

面对红色帝国

若你问一年轻人当初反媒体垄断运动、太阳花学运是在抗争甚幺?

恐怕很多人会跟你说:「反对中共黑手伸入台湾」。

这种回答,告诉我们一件事:台湾不是公民意识抬头,而是经济困境引爆了台湾对于对岸政经强权的恐惧。

反媒体垄断游行本意不应是反旺中,也不是反对中共的势力伸入台湾,而是反对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没有妥善监督台湾媒体业,使旺中集团收购控制多家媒体以及频道业者,被指为壹电视无法上架以及严重置入性行销之背后主因。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旺中本身以及其倾中立场: 若台湾为一成熟民主国家,今天不管是亲美、亲日还是亲欧集团都不应该有机会垄断媒体和封杀内容业者;同理,亲中集团在台湾也应有发声权。我们讲求的是公平的监督机关与监督程序。

而太阳花也不是反中国介入台湾经济,而是在没有通过两岸监督条例的情况下去强行通过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问题不是在于中共如何透过黑箱服贸来渗透台湾的经济: 若台湾为一成熟民主国家,今天不管是美国﹑日本、韩国还是欧盟都不应该透过黑箱作业来强行通过不受民意监督之经贸协定;同理,若台湾与中国透过合法立法与行政程序签定协议,台湾人也不应该去因对方是中国而抗争围堵。我们讲求的是公平的监督机关和监督程序。

台湾违宪脱序的事件不胜枚举:从近年的羁押陈水扁与审判过程、陈云林访台、林益世赖素如案的自由心证,一直往回回溯至江国庆案、尹清枫案、陈文成案等,唯独到了媒体垄断、服贸、洪仲丘案、阿帕契案才引爆了数十万人的大规模抗争。

虽然过去一两年的抗争行动原先的出发点有程序正义基础,真正酝酿抗争情绪的是台湾经济衰退、中国影响力与日激增,压迫了台湾人的安全感造成的情绪反弹。 如今选举结束,大家以为台湾已经有机会扭转命运,然而这种想法是种民智未开的天真。

中国对于台湾的影响力不是一日形成的,台湾人若对于一敌对国家有戒心,早该在李登辉时期时之「戒急用忍」时就该有所堤防,如今再来如何防堵中国产业与其 红色供应链 为时已晚。

如今, 中国是台湾最大出口和进口国 ,中国进口就将近两成,对中国出口则佔将近四成。中国为一专制政权,其有能力一夕间断台湾经济命脉,只是此举是否值得放弃政治筹码的问题而已。中国对台影响力大增不是政治人物的决定,而是台湾私企资金长久以来的流向所致。政客与多数人一样,不过是识时务事。不管是如何政党轮替,台湾的进出口现实难以朝夕扭转。

故此,这次最大的胜利者应该算作时代力量,旗下诸多素人一举攻进立法院。相较之下,1990 年的野百合学运参与者, 二十六年来在台湾地方政治努力 一路直上才在全国政坛开花结果。七十年代的美丽岛事件参与者亦是经历数十年的努力。能够在几次学运后便将一群从未有参政经验、无需面对两岸政治现实的年轻人以「清新」形象送上全国政治舞台,也算是打破了先例。

产业与人力结构

九零年代来临时,面对人力成本与薪资上涨而获利空间受限的台湾代工企业,理当像二战后的日本企业一样,从帮美国人代工开始,直到自己投入研发,最后在电子、重工业、汽车等产业痛击美国对手,造就了二十世纪后半的日本荣景。如今,日本经济虽低迷,其累积的研发产能仍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

反观台湾,解禁后,台湾企业纷纷西进,利用中国的廉价人力和天然资源来降低成本。这还不打紧,台湾製造业外移后并未积极投入研发,使得台湾的高知识人力缺乏新就业机会。以陈水扁任内的 两兆双星 为例,台湾对竞争对手南韩的对策就是向美商、日商缴纳权利金,自己则只专注于生产。最后两兆双星造成台湾厂商过度扩张又未掌握核心技术,最后被三星等南韩大厂各个击破。

长久以来不重视研发和转型而造成的产业空洞,不是换个领导者就能够改变的。

物联网到底想连甚幺

这次物联网成了选战的焦点之一。不只蔡英文阵营幕僚提出的产业政策,还是朱立伦阵营的 产业方针 ,都把物联网当作台湾产业的救命仙丹。

首先敝人希望多数台湾人能对物联网三字有正确的认知,才能够有效监督政客之产业政策。所谓物联网,跟云端、大数据一样,是种行销用的噱头词,而非有明确定义的新科技或是新应用。就好比云端一词基本上就是「存在于伺服器端的服务」、大数据就是「很多资料」,物联网说穿了就是「把所有东西连上网路」。物联网的产品和技术领域包山包海,从汽车、冰箱、手錶到农业灌溉、智慧型太阳能板,全部都可算是物联网。

因此,除非台湾未来所有的家电和工业装置都没有网路化和资讯化的意愿,不然基本上是「不可能」不参与物联网经济的。基本上拿物联网出来当作「政策方向」,就好像说「未来我们国民应该多吃饭来增加GDP!」一样无聊。

而在大选前,小弟一拙文讨论到台湾过去的资方思维持续将产业动能导入低毛利的代工产业。台湾未来的产业该思考的问题不是会不会参与物联网经济,而是到底要怎幺参与?

拿个实际的情况来讨论好了:若我的冰箱可以增测冰箱内的各种容器类型与其重量,当我冰箱中标示为猪肉或牛奶的容器空了,冰箱可以设定自动向送菜服务订购。而当我回到家时,我的手机会自动依照我的位置向送菜服务公司预约时间。送菜服务接着可利用无人机将商品送至门口,然后透过手机讯息告知我至门前取货。

以上应用,需要冰箱和食品容器能够在资料上互通才能辨识容器类型和内容重量。智慧型冰箱公司则必须加入送菜服务公司之应用程式介面。而送菜公司则须整合无人机的飞航功能与公司物流系统来确保货物在预约的时间内送达。要将这整套系统整合成便利的服务,除了硬体设备外还需要软体与资料紧密配合。硬体厂商除了卖设备的一次性收入和一些维护费用外,所有服务产生的收入几乎都被软体公司拿下了。

以上可见,物联网经济其实是整合性服务导向经济,软体和资料才是智慧型整合运用的核心。如果台湾照着老路走,到最后只是设计製造智慧型冰箱、智慧型容器、无人机等,面对开发中国家更便宜的人力和製造成本,不用十年,台湾厂商的获利标準必定又是毛三到四。

所以,光是喊物联网是没有用的。台湾还是需要正视软体研发和软硬整合问题,台湾人因为只专注于做手机而错失行动科技的大饼,若用同样的眼光看待物联网,最后也可能错失新服务业的大饼。

台湾创业界的泥沼

创业二字,也是充斥这次选战版面的噱头之一。

讲创业,不为了别的:因为经济不好了,若不转型只能吹嘘创业 。

辅助创业这口号喊了恐怕不下八、九年了。而国家从国发会、科技部、中小企业服务处到大专院校都在喊创业,再加上竞标的法人团体、各类私营加速器和地方政府机构,台湾每年砸百亿台币在「搞创业」恐怕不在话下。

过了将近十年了, 台湾新创生态 相当于一个美国二线城市。以台湾在製造业的国际地位,这成绩还有进步的空间。这段时间内中国 穷追猛赶 ,印度也 快速成长 。台湾公家的资金都花到哪里去了?台湾还是不改表面功夫的习惯,做事没有考虑到专业师资、管理流程等配套措施,只是 规划个实体空间就随便交差 。

而台湾老牌加速器至今几乎没有重要成功出场案例。很多人推说是因为这些加速器太年轻了,但有趣的是,美国知名的加速器除了 Y Combinator 有十一年历史外,其他都在十年以下。就连台湾人最喜欢哈拉的旧金山 500 Startup 加速器,也不过成立了五年多而已。很明显,问题不是「时间长短」,而是台湾 不健全的培育机制 。

而未来政府的计画呢?期将上任的蔡英文团队打算在 桃园又另外搞创业计画,也曾经说过会 继续重用资策会 。

请问我们台湾的创业基地还不够多吗?我们的创业培育计画还不够多吗?

今天的世界资本市场是流通的,如果台湾有很多优质的新创公司,国际级创投和培育体系今天在台湾的投资互动一定会更密切,根本不需要 我们去塞钱请别人进来 。

而今天为什幺会有这样的困境呢?

首先,台湾的科技人力即使有技术,在思维上已经跟时代脱节。台湾在达康泡沫之前还算是资讯产业甚早起步之国家。而达康泡沫后,美国资讯产业的复甦之路从扩大线上服务、扩大电子商务服务版图、内容发表平台、社交网路、服务化架构、云端、行动运算、分散式运算一路走来,都是不断地将服务和运算能力模组化,让工程师可以快速组合、快速开工、快速修改,更减少了团队间的相互依赖性。这些服务的出现对资讯产业最大的冲击就是管理模式从以待办事项和品管为主的瀑布式管理走向执行週期更弹性、更短的敏捷式管理。产业风气改变使得今日的美国工程师比达康泡沫前的工程师更能独立作业、更富有创意、更具有规划能力。我们的产业已经长期落后,我们的技术人才在乎的是成品交差,而不是团队合作的流程。

第二,台湾的人文风情和现代的科技新创文化格格不入。台湾的社会讲究名次地位,是个重面子不重里子的文化,造成的问题就是台湾创业家不喜欢问问题。台湾不讲究团队合作,从台湾产业跟南韩到现在对抗中国的情况就可以看出,台湾人没有别人团结;而说到培育创业,曾经有访台的外国创业家跟我说他觉得台湾很不可思议,这幺小的地方而且成功案例不多,连辅导师资都这幺难找的地方, 台湾培育中心和加速器竟然不懂得合作分享资源 !在硅谷、纽约,不同的创投和加速器之间常常合作交流。最后就是台湾人崇尚短线利益,而不愿意去做长期投资。没有甚幺人想投研发、也不想投资员工,喊创业只想做新闻和收割。 合作的意愿没有,斗争抢功劳倒是煞费苦心 !

第三, 政府施政和立法 有待加强,辅助不足反倒是扼杀台湾新创公司很用力。

第四,我们台湾人甚幺不动,动嘴最行。连产业育成计画都可以交给「经济研究学者」去写,为什幺我们会把国家未来产业的命脉的执行策略交给连 产业都没碰过的人 呢?我们的培育计画和加速器又怎幺会是由 没有自己成功创过业的人来主导呢 ?我们的嘴砲斗争文化是已经深入国家各层级,请问我们还要谈甚幺实质发展?

最后,台湾的大环境持续恶化,危及到很多商业模式的可行性。综观 B2C,台湾平均薪资过低,可支配收入过少的情况下台湾人只愿意花钱在买手机等实体商品,而愿意花钱买软体服务,因此正慢性的谋杀着台湾的民生科技创意。综观 B2B,台湾製造业和科技业毛利持续下滑,也直接降低了公司花钱在企业用软体的意愿。久而久之就是企业无法透过科技增加效率而毛利更进一步下滑的恶性循环。若整体民生和经济问题不解决,台湾的市场对于新创事业只会越来越严苛。

所以,新政府你準备好了吗?

我诚心希望新政府能拿出魄力、痛定思痛。请人民监督新政府不要再浪费公帑造蚊子馆,请把国家的钱拿出来把我们出走国际的菁英请回来协助产业升级。请新政府不要再把产业大策交给中研院,与其自作聪明班门弄斧写计画,不如把资金拿来补助成功的创业家来操刀。最重要地,希望新政府能够动手进行税制改革,不要再让台湾的财富被塞进闲置的房地产。

请问,新政府你做得到吗?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服务与软体才是物联网重点,民进党科技政策真準备好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